曦瑶女孩~

曦瑶大旗永不倒!
高举我曦瑶大旗!!
曦瑶爱情真真滴!!
瑶瑶洋洋羡羡是超可爱的崽崽
妈妈爱宁们😘😘😘
请善待他们!拒绝远离伤害!
天雷曦澄,ky速速退散!!

我想刻这金星雪浪花的印章, 但是这已经是我截图最清晰得了,客服说还不太清晰还要问师傅行不行,(但是已经等了二天没回复我,肯定不行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有姐妹们有清晰的金星雪浪截图吗?或者知道哪集有我自己截图🙏🙏🙏

好期待啊啊啊啊  现在就迫不及待想要瑶瑶了 

你是在搞笑吗?就那么喜欢批皮😶

声明

nc家家都有,鉴于拉踩角色的直接开喷就好🙏🙏忘羡曦瑶我都爱,一家人没必要受nc的影响而产生隔阂😉


今天水溶c被自家nc气到了吗?:

鉴于最近,某小拉踩角色已经严重影响两圈和平。




昨晚胡月月【wxnc】在我方太太下评论有意扣锅金子轩死为我瑶罪祸。这种陈情令💩吃多了的人我们挽救不回来,和脑残计较没必要。




还有某小。她不喜欢就不喜欢我们也没有必要去说什么真要是看不惯直接怼就好了。




Nc每家都会有,我们也难免会有。但是我们不要因此忽略评论区为我们说话的理智粉。现在不是去和忘羡针锋相对,而是把Cd和xc这俩针对起来。




忘羡也只是一两个而已,澄毒辣菜的角色可是很多的。所以我希望大家明白何为敌何为友。当然澄毒和曦澄的恶臭不上升理智的江澄粉。




其次不希望再看到圈内有人写文辣菜其他角色。拿出自己十分的理智来。




毕竟如果真的撕起来对两家都没有好结果



写邪教写剧版还直接打忘羡曦瑶tag  这种直接开喷

黎羽诺:

像这种恶心东西请忘羡姐妹直接开炮!

牛黄解毒丸:



p1 以证这篇文存在的时间,足有十天。


该写手有带蟹脚tag,OK我们已知情的可以屏蔽。但打上忘羡、曦瑶tag,会让正常在自己tag里吃粮的人误食,删tag请求合情合理。


p2 没有打蟹脚tag,却有相关内容,光屏蔽标签没有屏蔽写手的人还是会误食。


p3至p6,划线内容对角色不友好,有引战的潜在风险。


p7是某位误食的瑶粉的评论,以证此文确实引起不适,并且和这位写手沟通无果。


p8是我联系该写手的截图。同样,沟通失败。


p9 这篇文章评论区的调调。




该写手一直表明不喜欢就自行绕道屏蔽。


OK可以,已屏蔽。


但别人并没有容忍你的义务,望知。


指路该写手的主页    怕误食的可以屏蔽一下。




是个提醒。占tag致歉。一天后删。


走路带风眼里放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君子正衣冠(十八)

老发不出来只能发图片了

你们发现了吗
呜呜呜
妈妈流泪了
呜呜呜

我哭了😭😭😭😭😭

君子 正衣冠(十七)

1、重生文,正文以回忆开头,内容接原著,角色纯属个人揣摩,因为想给这对CP一些不一样的感觉,性情与原著有差别,如有ooc嫌疑,望包涵。

2、文章铺垫较多,剧情、人物因个人喜好而写,文笔不佳,不喜勿喷。
抱拳!有礼!



   自那日蓝曦臣表明心意之后,蓝曦臣与孟瑶之间并没有大太的改变。两人皆心照不宣的没有再提起当日的事,只是相处的氛围却明显不同。


   蓝曦臣整日笑容满面,偶有愁眉也只是片刻,很快就会舒展。孟瑶也再没有咄咄逼人的言语,虽偶尔会烦蓝曦臣对于他的事太过小心,却也没有反对照单全收。



   云沨是众弟子中最先察觉到的,这两人大多时候还是会和原来一样,不说话各做各的事,然而却时常会看着对方出神,眉眼间尽是些让人起疙瘩的绵绵柔情。


   宗主还好,总是大大方方的,就算被孟前辈无意间撞破,也只会送上一记温柔宠溺的微笑,就那样直直的盯着孟前辈看,直看得他别过脸也不知收敛。


   孟前辈就```别扭?不,用宗主的话说那就“可爱”多了,每次被宗主捉住眼神时,孟前辈就会红着脸故做无意的调开视线,然后再小心翼翼的偷偷看上一眼,若发现宗主还在看他,就会支手蹭蹭鼻翼侧过身假意找些事情做。


   这样一连持续了好几天,当他也觉得孟前辈的确可爱,忍不住在宗主身侧轻笑了一声之后,他就被宗主赶了出来。



   宗主太小气了,他要不是觉得孟前辈被捉住时的表情太好玩了,才不会死皮赖脸的呆在寒室看他们眉来眼去,平日里看魏前辈和含光君就够他刺眼难受了。


   等等``云沨突抱着头蹲在地上。宗主和孟前辈这是?云沨瞪大双眼有些拒绝脑中一闪而过的想法。


“云沨,你蹲在这里做什么?看蚂蚁下棋吗?”


   景仪见云沨一脸受打击精神不振的样子就忍不住调侃他。却被云沨扬起的脸惊得退了一步,这小子是受了什么天大的打击了,怎么感觉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


“景仪,我终于能体会你的不易了,宗主他``他和孟前辈```。”



   云沨一脸快哭的样子,欲言又止。景仪抽动着唇角,这小子神经是有多大条,天天跟在宗主身边,大家早都心照不宣的事情,他不会到现在才发现吧。


   景仪同情的看了眼云沨,拍拍他的肩安慰道。


“淡定淡定。”


“怎么办,蓝老先生会不会杀了我?”


   我靠,这小子真到现在才知道,他口中的蓝先生可是最先就察觉到的,真要杀他,他的尸体怕都已经发臭了。景仪看了看云沨的头,心里默念了声:小子,情商智商都告罄啊。


   看在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份上,他日行一善的将云沨从地上拉起来。


“赶紧找个人成亲吧,你再这样下去小心打一辈子光棍。”


   说罢便挥挥手留下云沨独自抓耳挠腮。



   孟瑶的眼皮跳了一个下午,当蓝曦臣抱着枕头站在他身前的时候,他才反映过来盯着他一整天欲言又止的蓝曦臣准没好事。


   他不知道原来蓝曦臣也会有这么嬉皮笑脸的时候,这太颠覆他世家公子榜首的形象了,越是和蓝曦臣相处,就越能刷新他的认知。他挑了挑眉头,沉默着等蓝曦臣开口。


“阿瑶,外室的软榻太硬了,我``”


“我叫人给你加床被子。”


   孟瑶及时的阻止蓝曦臣的念头,却见蓝曦臣撅撅嘴,抱着枕头的手开始拉扯着布料,眼神飘忽的左右看了看,就是不敢看他。


“他们都睡了,打扰他们不好吧,弟子们该骂我没人性了。”


   蓝曦臣讪讪的挠了挠下鄂,有些尬尴盯着地板。


“我的被子给你,你要是怕累着你的弟子,我去给你铺。”



   孟瑶说着拿起身侧的被子就要起身去给蓝曦臣辅床。蓝曦臣见孟瑶拿了自己的被子要去给他铺床,连忙拉住他。


“不用,你把被子给我,你怎么办?算了,我皮糙肉厚还是继续睡软榻吧。”


   蓝曦臣有些不甘的看了看床,委屈的撇撇嘴,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看孟瑶,不死心的小声嘀咕道。


“阿瑶,床那么大,你一个人睡```”


   见孟瑶一脸淡然的看着他,蓝曦臣的声音就越来越小,最后垂头丧气的抱着枕头往外室走。



   三、二```,蓝曦臣在心里默念着数,刚到二就听到身后传来孟瑶低低的叹息声,唇角就不受控的扬起好看的弧度,眉眼间满是计谋得逞的笑意。


“床的外面让给你。”


   孟瑶想着以蓝曦臣的体型,卷缩着睡在软榻上着实难受,狠不下心让他受罪就松口将床让了些给他。


   可当蓝曦臣转过身来,看到那一脸笑意的看向自己时,孟瑶就明白自己被算计了,可蓝曦臣压根儿没给他反悔的机会,已经大刺刺的躺到了床上,此刻正用一脸人畜无害的笑脸睨着他。


“阿瑶,你还不休息吗?”


   孟瑶无奈的想抽了抽唇角,从床尾绕过蓝曦臣躺到了床的内侧。


   该死的,蓝曦臣绝对是故意的,他就是吃定了自己会心软,这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精明了。


   蓝曦臣见孟瑶躺下便熄灭了烛火,四下突的就暗了下来。


   孟瑶紧绷着身体向床的内侧挪了挪,他拉高被子就听到蓝曦臣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阿瑶。”


   蓝曦臣突的出声,吓了孟瑶一跳,他屏着呼吸僵持着拉被子的动作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阿瑶``”


   蓝曦臣又唤了孟瑶一声,孟瑶吞了口口水,眼神忍不往身后瞟,却不敢转身。


“阿瑶`”


   蓝曦臣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再次在身后响起,孟瑶简直快被他逼疯了,他这样胡意低沉着好听的嗓音,充满诱惑的唤他倒底是要干嘛。


“阿瑶``”


“干嘛,我没聋。”


   孟瑶受不了的转过身,看向蓝曦臣躺着的方向。室内一片漆黑,他看不清此刻的蓝曦臣是什么表情,只感觉黑暗中有两颗亮如天上繁星的眼睛正柔情似水的盯着他。


“阿瑶,我喜欢你。”


   孟瑶的心开始狂跳起来,他纠紧被角,脸上迅速窜起的热度仿佛要灼伤他。


“我只是想离你更近些。所以,你不必害怕,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做什么事的,安心睡吧。”


   蓝曦臣温柔而低沉的嗓音轻易就安抚了孟瑶紧张的情绪,他将头埋进被子里,唇角的笑逐渐放大,眉眼间笑意盈盈却假装嗔怒道。


“你敢。”


“不敢。”


   蓝曦臣宠溺的拉长话音,伸手替孟瑶掖紧了被子。



   这日,蓝曦臣从藏书阁出来,脸色难看得紧。云沨跟在他身侧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一定是分离阴虎符的事没有进展,或者风险太大。宗主才会如此忧心且不快。



   这些日子来宗主、含光君、魏前辈都在为这件事翻阅古籍,奈何却没有一丝进展。孟前辈虽整日像个没事儿人般,但他独处时紧锁凝重的表情却不似他在人前装出来的那般不在意。


   只是这事急不得,半点差错也不能有,他们这般担心,紧绷着迟早都会熬不住,云沨转动着眼珠,计上心来。


“宗主,这两日山下有夜会,要不我们下去走走。”


“不去。”


  蓝曦臣根本没有心思去参加什么夜会,一日寻不到万无一失分离阴虎符的办法,他便一刻也不得安宁。孟瑶虽一脸淡然,但他知道那是阿瑶怕他担心故意装出来。


“我看孟前辈这几日心情不太好,不知道去逛逛夜会散散心会不会好````”


“去。”


   云沨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蓝曦臣就已经快步向寒室走去,脸上严肃的表情在跨进寒室的刹那消失无踪,继而一张温雅清和的笑脸迎上室内正在写字的孟瑶。


  云沨抽了抽嘴角,宗主会改变主意他不是没想到,只是没成想会变得这么快,比他在藏书阁翻书的动作还快。


  这也太差别对待了吧,前一刻他说想去,宗主就给噎了回来,他不过提了句孟前辈,宗主就立即变卦,这也太明显了吧。


  云沨欲哭无泪,心中莫名心酸,他抬头看了看天,长舒一口气,他还是去找景仪吧,整个云深不知处也只有景仪能明白他内心的苦。



“阿瑶,快收拾一下,我们去山下逛逛,这两日镇上有夜会,你应该还没见过吧。”


   孟瑶挽起衣袖放下手中的狼毫,有些讶异蓝曦臣会有这样的提议,愣愣的问道。


“下山?”


“是啊。”


   蓝曦臣没能在孟瑶的脸上看到他期待的喜悦,有些担忧孟瑶根本不喜欢这样的活动。


“你不喜欢?”


“不,我以为你不喜欢我出去。”



   蓝曦臣闻言一愣,孟瑶还以为他在囚着他?难怪,他明明早就撤了结界,孟瑶却依旧没有走出过寒室一步,是他忘了告诉他,害他这样默默委屈自己。


   他心痛的拉起孟瑶的手,他总是如此小心翼翼,生怕他有不快,以前是现在也是。


“阿瑶,如果我做得不对告诉我好吗?别委屈自己,我们都是平等的,你不必处处迁就我,就算我偶尔犯混,你打我都好,我受不了你这样委屈自己``”


   蓝曦臣握紧孟瑶的手,为自己的大意自责。


   孟瑶看着眼前因自责而紧蹙着眉头的蓝曦臣,心底漾满暖意,他高高举起身侧自由的左手狠狠的轻在蓝曦臣如画的侧脸上。


   拍的一声,动作声势大却不痛,蓝曦臣有些讶异的看着孟瑶。


“蓝曦臣,你对自己的力气能不能有点自知,能不能长点记性,你再握下去以后我要怎么写字,怎么作画?”


   蓝曦臣倏的松开手,虚握着孟瑶的手在眼前翻看起来,他又不自觉的弄痛孟瑶了。


   孟瑶好笑的看着紧张过度的蓝曦臣,他又何曾不是小心翼翼,他们之间或许真得如蓝曦臣所言,多一些坦诚。



“好了,我没事,不是说要去夜会吗?再不出发我们就赶不上吧,我的脚程可不如你。”


  说着便从蓝曦臣手中抽回手,顺顺衣衫提步往寒室外走。


   蓝曦臣扬起唇角,上前一把扯住孟瑶,内室传来一声清仙剑出鞘的声音,原本置于剑栏上的朔月刹那间出现在二人身侧。


“放心,有我。”


   蓝曦臣强劲的手臂揽上孟瑶的腰,一手将他的脸按在胸口,两人瞬间便站在朔月的剑气上破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