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女孩~

曦瑶大旗永不倒!
高举我曦瑶大旗!!
曦瑶爱情真真滴!!
瑶瑶羡羡是超可爱的崽崽
妈妈爱宁们😘😘😘
请善待他们!拒绝远离伤害!
天雷曦澄,ky速速退散!!

君子 正衣冠(十六)

1、重生文,正文以回忆开头,内容接原著,角色纯属个人揣摩,因为想给这对CP一些不一样的感觉,性情与原著有差别,如有ooc嫌疑,望包涵。

2、文章铺垫较多,剧情、人物因个人喜好而写,文笔不佳,不喜勿喷。
抱拳!有礼!




 

   孟瑶侧过头眼神坚定的看着蓝曦臣。


“我要尽快将阴虎符交给我一位朋友。”


“你想要分离阴虎符?”


   蓝曦臣拧起英气的眉,问出自己的猜测,握着孟瑶的手就不自觉的收紧。


   孟瑶有些吃力的想将自己的手从蓝曦臣紧握的手掌中抽离出来,耐何他手劲太大,他只觉整只手骨都在抽痛。


“是,没有时间了,我必须尽快分离阴虎符。只是,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做。”


   蓝曦臣看到孟瑶因痛疼而纠紧的眉眼,才意识到自己天生大力,这点他觉得微不路道的轻微动作,对于孟瑶来说还是太大,他自责的松开手,担忧的看着孟瑶,想要问却不来不开口,孟瑶已经看着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必担心。


“要分离阴虎符可是相当危险的,搞不好你会魂飞魄散。”


   魏无羡转了转陈情从蓝忘机身边站了起来。孟瑶抬起头看着魏无羡良久。


“不是还有你吗?”


   孟瑶说得极轻,他不知从何时起竟也开始对魏无羡莫名的信任起来。


“呃,你倒是信任我。”


   魏无羡有些惊讶,却无奈的轻笑了声。


“我必须一试。”


   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他每月一日的蚀骨之症恐怕也与这阴虎符脱不了干系。他在这世上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人为一世挚友,一人```


   孟瑶侧过头看着蓝曦臣,眼中突的就漾满笑意,眉角也不自觉的上扬起好看弧度。


   不管是谁,他都愿舍命一博。


   蓝忘机站起身,拉着还想插嘴的魏无羡走出寒室。
 

“他们就这样旁若无人的看来看去?现在这紧要时刻,你不说说他们,反倒拉我出来干嘛?”


   魏无羡明显对蓝忘机拉他出来的行为极其不满,都火烧眉毛了,室内那二人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旁若无人的样子,想想就来气,亏他这么担心。


“你有几分把握?”


   蓝忘机不答反问,那二人明显眼里已经容不下任何人,根本无法再问下去。


   而且,孟瑶显然已下定了决心,任他们再多说、多劝些什么都是无用。不如想想还能再做些什么,想法子将风险降到最低。


   魏无羡被蓝忘机一问,就沉下脸不再言语,沉默着一路无语。



   孟瑶惊呆了,怔愣的忘了去推开蓝曦臣。他在做什么?他惊愕得唇开始颤 抖。他明明只是看着他,他明明就只有一丝走神。他的唇上就传来了柔软与炙热,蓝曦臣喷博的气息充斥在鼻间,他放大的脸,抖动的睫毛,与他不足半尺。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孟瑶所有遇到过的事情都没有蓝曦臣这一吻带来的震惊大。他简直···简直觉得莫明其妙。蓝曦臣就像同他一样重生了一般,心思变得深沉难测、性情古怪霸道不说,还经常做出一些他无法理解的举动。



   他们俩就这样双唇轻贴着不知过了多久,孟瑶才惊觉该推开蓝曦臣,他慌乱的擦拭着自己的嘴越擦越红。



   蓝曦臣先是有些尴尬的别过脸,转头却见孟瑶侧着身反复的擦拭着嘴,他有些懊恼的扯住他还想继续擦的手。


“别再擦了。”


   可孟瑶紧张的根本没有听清他说了些什么,只是拼命的用擦拭的动作来掩饰自己因他一吻而狂跳不已的心。蓝曦臣见孟瑶还在擦就严着声音耍横道。


“你若还敢擦,我就继续吻你。”


   孟瑶吓得向一侧缩了缩,一脸惊慌的看着蓝曦臣,试探的问道。


“二哥``你是不是被中邪了?”


   孟瑶除了想到这种可能,他没有更好的理由解释蓝曦臣的行为,他们,他们感情再好不应该算是兄弟吗?


“我不是你二哥。”


   蓝曦臣怔愣了下随即烦闷的低吼了声,这小子明明那么精明,在这种事情上为何反而特别迟钝。



   孟瑶闻言失落受伤的别过眼,脸色瞬间就低沉下来。是啊,他说过,二哥,不必再叫了,他怎么能就这么容易被他的好冲晕了头辩不清身份。


“你以后叫我蓝曦臣、蓝涣都可以,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许再唤我二哥。”


   孟瑶转回头看着突然间就暴怒的蓝曦臣,更加糊涂了。不让他叫二哥?蓝曦臣这是闹的那一出。


   莫不是重生的他除了功力尽失,连智力也下降了?


   蓝曦臣看着孟瑶一脸茫然又狐疑的看着自己的表情,抚额深叹口气,他若不说明,孟瑶压根儿就不会往那方面想,这小子怕会真当他是中邪了吧。



   蓝曦臣抓狂的狠狠拍了自己脸好几下才平复下即将暴走失控的情绪,他执起孟瑶的手放在胸口。


   他这么执着的要将他留在身边护着,这般用情用心,整个云深不知处仍至大半的仙门世家不管是耳闻还是目染,都明了他蓝曦臣对孟瑶的感情,偏偏时时刻刻在他身边的本人却一脸状况外。


   阿瑶该不会还只当他们之间是兄弟情吧,若真是那样,那他才是真的要被逼疯魔了。


“我喜欢你,阿瑶。不是兄弟情谊那种喜欢。咳``是忘机和无羡之间那种喜欢,你能明白吗?”


   蓝曦臣看着孟瑶越瞪越大的双眸,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将自己想说的话尽量说得清晰一些。


   他必须让孟瑶去正视他以及他的感情,这样,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才能全心全意的去寻找分离阴虎符的办法。


   像是不允许孟瑶逃避般,他狠狠抓着他想要抽回的手,一点也不打算放开。



   孟瑶有多震惊,他的世界就像是发生了海啸,思维就像被台风卷过一般,乱得无从收拾,他根本不敢去相信蓝曦臣告诉他的话,嘴里不住的念叨着:


“着魔了、着魔了···”


   他用近全身力气在挣扎,然而一点用都没有。


“答应我,留在姑苏,留在我身边,我们一起想办法,好吗?”



   孟瑶更加惊恐的看着他,又看向自己被他抓住的手,更加用力的想将手抽出来,整个手腕已经通红,蓝曦臣不得不放开孟瑶,另一只手刚环到孟瑶身后想去护着他。


   然而孟瑶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蓝曦臣刚松手,孟瑶便像离弦箭一般向身后冲了出去,几个踉跄摔倒在地。


   蓝曦臣和孟瑶都惊呆了,两人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孟瑶就那样瘫坐在地上,连想站起身走一步的力气都没有。


   蓝曦臣反映过来,一个箭步上前去扶孟瑶,他本以为是已经将孟瑶护好了,却不曾想还是让他跌了出去。

“阿瑶,快起来,伤到没?”


   孟瑶大力挥开蓝曦臣的手,眼睛涨得通红,却咬牙忍着。


“蓝曦臣,你个混蛋,你故意的是不是?”


   孟瑶感觉自己的屁股已经痛得不是自己的手,此刻他是手痛、屁股痛,神经还被惊吓,简直是身心双重打击,他能忍住没哭出来,还真得感谢自己经历过生死,身心已经足够强大。


“对不起,对不起,阿瑶,我想护着你来着,对不起,对不起````”


   蓝曦臣叠声的道歉,满脸自责的去察看孟瑶是否受伤。


“你别碰我。”


   孟瑶尖声叫唤,拍开蓝曦臣现度伸来抓他的手,他怕蓝曦臣靠得太近,会听到他如雷般跳动的心。


   孟瑶惊慌的别过眼,支手挡住滚烫的脸,他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个盛水的杯,里面的水越盛越满,经蓝曦臣这一撩拨,就不受控的溢了出来。


   潜意识里他他小心翼翼的将一直盈在心间的情感隐藏着,披着朋友与兄弟的外衣。


   此刻被蓝曦臣猛的掀开,赤裸裸的被摆在自己眼前。



   突然间就被逼着正视自己心底最隐晦的情感,他惊异于自己原来一直自己在自欺,只因他根本不敢想。


   一旦惊觉自己的心意,孟瑶就慌乱的只想逃,他不知该如何去面对蓝曦臣,他支起身体向身后退去,那常逃离的速度与决心,证明蓝曦臣绝对是他此刻这世上最可怕的存在。



   蓝曦臣见孟瑶如此惊慌,敏锐的发现孟瑶的内心或许并没有只是把他当兄弟对待。就不肯这样轻易的放走他,他怕今天若任由孟瑶逃了,要再次让他正视自己的情感又不知会托到那年那月,不管是他还是孟瑶,都已经再浪费不起。



   蓝曦臣伸手将孟瑶捞回身边,让他正视自己的情感,不肯给孟瑶丝毫喘息寻找借口的机会。


“你到底想要怎样。”


   孟瑶见蓝曦臣探寻的眼神正死死盯着他,就更加慌乱。


“谁要留在你姑苏,谁要留在你身边,你```你欺人太盛,我要离开,你放了我~ ”


   蓝曦臣就这样死死的眼着他,眼睛不曾眨过一下,孟瑶被他看得彻底失控了,语无论次的念叨些连自己也不理不清头绪的话。


“我好好的,你来撩拨我做什么,我不喜欢你,才不可能喜欢你```”


   蓝曦臣闻言,好气又好笑的将孟瑶拉近怀里,口是心非的阿瑶真是太可爱了。


“阿瑶``”


   蓝曦臣将孟瑶紧紧拥在怀里,软软的唤了他一声就低低的笑起来。


“你走开~我不要看到你~ ”


   孟瑶感觉自己快被蓝曦臣抱得喘不过气,他因笑而颤动的胸膛紧贴他的身体,蹭得他心痒。他气恼的支起手狠狠的拍打着蓝曦臣的后背。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走,我这就走```”


   蓝曦臣嘴里说着走,却一点也没有要松开孟瑶的打算,他任由孟瑶拍打着自己的后背,手轻抚着孟瑶的头安抚。


   孟瑶听蓝曦臣说要走便停了手上的动作,等了半响见他根本没有松开的意思,就咬咬唇嘟囔道。


“你走啊。”


   蓝曦臣听出了孟瑶言语里负气的意思,深情的说出自己的请求。


“阿瑶,不要推开我,让我陪你一起,我们一起去想办法,好吗?”



   孟瑶的身体柔软下来,他放弃了挣扎。蓝曦臣根本就没有给他选择的机会,就这样死命的拽着他,逃不掉,推不开。


   他伸手环上蓝曦臣强劲结实的腰际,将头埋进他胸口。蓝曦臣的心正快速而在力的跳动着,与他此刻狂乱不受控的心跳一样。

 

 



君子 正衣冠(十五)

1、重生文,正文以回忆开头,内容接原著,角色纯属个人揣摩,因为想给这对CP一些不一样的感觉,性情与原著有差别,如有ooc嫌疑,望包涵。

2、文章铺垫较多,剧情、人物因个人喜好而写,文笔不佳,不喜勿喷。
抱拳!有礼!




    孟瑶是在蓝曦臣睡熟后走出寒室的,他置身于夜色中,身后突的出现一个人,目光落寞而纠结。


“你们在谋划什么?”


   孟瑶的声音冷冷的响起。孟无痕高大的身形轻颤了下,他从没听见过孟瑶如此严厉、冰冷的声音。


“你们一开始就算好了他会这么做?”


   孟无痕低垂下头不敢言语。


“这几日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焦急,看着他被痛苦折磨而无动于衷。”


   面对孟瑶的责备,孟无痕并不敢解释,他承认一开始他是想让蓝曦臣吃些苦头,让他感受下公子所受的折磨,但他并没有打算托太久,如果下午公子没有出面,他也是会将药交出来的。



“你们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孟瑶突然间醒悟,“难道让我被抓来云深不知处也是你们计划的一部分?”


   孟瑶气急,眼神却越发阴冷。


“你回去告诉薛洋,他想要的东西我迟早会给他,但若他为了得到东西,用别人的命来换我的命,我宁愿死。”


“公子,你误会薛公子了。”


   孟瑶根本听不进孟无痕的解释,已经转身离开。孟无痕落寞的站在原地,也不敢追上前去,只能看着孟瑶远远的消失在夜色中。


“公子,他对你来说就真有那么重要吗?”



   孟无痕站在夜色中良久,低低的问出了自己早已知道答案的问题,他在黑暗中笔直的站着,直到寒室内的烛火熄灭,他才将剩下的药丸放殿门前飞身离开,他在这里耽搁了几天,不知道唐离那边怎么样了,他有些担心薛洋。


   他知道公子现在正在气头上,公子与薛洋之间的感情是特别的,他不想公子日后因为今日的指责而后悔,他必须尽快赶回去。

 



   孟瑶紧握着双手站在坟前,时间已过去半个时辰,棺椁早已被人启开,他只要上前几步就能清晰的看清自己的骸骨。


   只是他却怯步了,蓝忘机和魏无羡就在身侧,静静的半点也没有催促他的打算。


   孟瑶仰头向着天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像是奔赴刑场般沉重地挪动着脚步走近棺椁。


   孟瑶在棺椁前蹲下,启开的棺盖被扔在一边,他探身看向棺内,里面是一具发白的枯骨,被人细致的摆成人形套在明晃晃的金星雪浪袍内,双手被置于胸前交握,森森指骨节节分明。

 
   在尸骨的手臂旁边,一把通体银白的佩剑出现在孟瑶眼前,是蓝曦臣的朔月,他置于棺沿的手指狠狠的掐紧棺木,眼眶感觉一阵刺痛。


   难怪,重逢至今都没见他佩过剑,难怪,整个寒室里只有他的恨生。蓝曦臣啊蓝曦臣,一具枯骨值得你封了灵剑相守。


   蓝曦臣,再自责也该有个限度。我不过是你一个结义兄弟,何需做这么多,蓝曦臣啊蓝曦臣,你到底是有多傻。



   孟瑶决然的将目光从朔月上移开,他伸手准备去掀开骸骨上的衣物。


   当他的手碰到骸骨的刹那,朔月就开始嘶鸣起来,整个剑身激烈的振动着。从骸骨上突的窜出无数的黑色浓雾,张牙舞爪的袭向孟瑶。


   孟瑶惊恐的退开身,瞬间感觉自己如坠黑暗之中,四周传来无数人窃窃私语的声音。


   他挥舞着手臂想要将身边无数窜动的黑影挥开,却只是徒劳,胸口的咒印处传来炙热的烧灼感,邪恶、愤怒不断侵蚀着他的思维。


   临死前的一幕幕像鬼马灯一样在他脑中不断回放,愤怒、绝望一切的负面情绪随着四周窃窃私语的声音被无限放大。



   孟瑶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头,四周嘈杂的声音变得尖锐,他感觉自己越来越愤怒,理智正一点点的流势,思考能力也在一点点的消失。



“走开、走开````”


   孟瑶感觉自己就要被无尽的恐惧与愤怒吞噬而失去自我,他拼命的想要维持清醒却感到力不从心。



   蓝忘机、魏无羡二人早就觉察到不对,二人一人执笛一人抚琴合凑起镇魂曲,与四周分散飞舞的黑雾僵持着。


   当蓝曦臣赶到的时候,孟瑶已经失去了理智,周身围绕着无数黑色的薄雾,整个眼睛红得泛黑,手中握着的长剑正一剑剑刺向挡在身前的蓝氏弟子。



   那弟子知晓孟瑶没有灵力,刺来的剑也只是空有架子根本够不成威胁,也不敢伤了孟瑶,只得应付着他刺来剑招步步后退。蓝忘机、魏无羡合力凑着镇魂曲根本无力分心上前制止孟瑶。



“阿瑶!”


   蓝曦臣担心孟瑶,根本顾不得其他,只想尽快赶到孟瑶身边,他飞身向前将那名弟子推开,手臂被孟瑶胡乱挥舞的剑划过。


   他顾不得痛,利落的夺下剑扔向一边,双臂将孟瑶紧紧的禁固在怀里,不断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棺椁里的朔月感应到蓝曦臣有危险,噌的一声银光闪过,已然环绕在蓝曦臣身边,剑气形成一道牢牢的气壁将二人包裹其中。



   孟瑶如坠黑暗之中,四周除了黑暗就只剩下冰冷与绝望,他卷缩成一团想将自己包裹起来,远远的,他感觉有人在叫唤着自己的名字,可是声音太遥远,远到他辩不清声音的主人。只觉那人非常急切,声音里充斥的担心让他心有些发酸。



“别叫了,你走,离我远远的,我在这里很好,我不会伤害到任何人。”



   他不耐烦的换了个方向,拒绝着那声音的呼唤。谁知那声音在他小声的嘀咕之后却越加迫切,不间断的叫唤着他,似乎他在这里再呆下去会有天大的危险发生似的。


   他不悦的站起身,有些恼怒的向着那声音的方向走去。他太吵了,他要去骂停他。



   走着走着,他感觉前方透来一丝光亮,身边也越来越温暖,他不自觉的迈开脚步,人性的本能驱使着向着那光亮处奔去。越来越近,越来越温暖,他感觉自己冰冷麻木的心正炙热起来。



   孟瑶是在蓝曦臣强而有力的怀抱里清醒过来的,有那么一刻他几乎想不起自己置身何处,原本围绕在身体四周的黑雾与喧嚣杂乱的声音已经消失殆尽。


   他就这样跪坐着被蓝曦臣环在结实的怀抱里。蓝曦臣还在不断的叫唤他的名字,声音急切而慌乱,叫得他脑仁痛。


“别叫了,好吵。”


   孟瑶虚弱的低吟了声,抱着他的蓝曦臣屏息足足怔愣了好一会才推开他。


   他摆弄着孟瑶的身体,仔细将他全身都检察了一遍,在确认他没有受伤之后,力竭的瘫倒在孟瑶身上。


   蓝曦臣心有余悸的将头搭在孟瑶肩上,刚才真是吓死他了。


   蓝曦臣体格高大,孟瑶吃力的承担着他几乎全部的重量。


   孟瑶伸手用力的推了推蓝曦臣,见他没有反应,隐隐有些担心。


   他刚刚应该是暴走了,他是不是伤到了他。孟瑶着急的想要拉开两人间的距离,却摸到满手的鲜血。


   他心惊胆战的将手伸到眼前,满目的鲜红。孟瑶刹那间就崩溃了,他失声的痛呼起来。


“你就是个大傻子,都叫你离我远远的,都叫你走了……”


   孟瑶急红了眼,他最不想的就是蓝曦臣受到伤害,可他却伤了他。


“你要是有个~有个三长两短要我怎么办``。”

 
   孟瑶失控的哭出声来,掩在他的哭声之下是蓝曦臣低沉的笑声,伴随着笑声呼了的喷勃气息清扫在孟瑶颈间,炽热而有力。


   孟瑶仍是哭了好一会儿才反映过来,气恼埋怨的伸出手拍打着蓝曦臣的后背。




“你骗我?你竟敢骗我```”



   孟瑶提到嗓子眼的心终是放了下来,这几日他是真的快被蓝曦臣吓死了。孟瑶无法遏制的将连续几日来的担忧、恐惧一股脑儿的全给哭了出来,反正在这剑壁之内也没人能看到。



“阿瑶。”


   蓝曦臣满含深情温柔的低沉着嗓音唤了声孟瑶,眼眶也开始酸热起来,他没想到阿瑶会如此担心他,如此在意他。


“我没事。”


   蓝曦臣轻轻的拍着孟瑶的后背,心疼的安抚,孟瑶哭泣得这么用力,他真怕他会背过气去。


   孟瑶端正的坐在软垫上,背挺得笔直,衣服被一丝不苟的整齐顺展在身侧。紧眉咬牙看着蓝忘机给蓝曦臣包扎手臂上的剑伤,虽然流了很多血,但索性伤得不重。之前把他吓个半死的人此刻正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他头痛的深叹了一口气,眼睛还有些灼痛,估计是先前哭得太过。他满含怨气的瞪向蓝曦臣,那罪魁祸首一迎上他的目光反而不要脸的笑起来,那漾满眉眼的笑格外的刺眼。


   孟瑶再次叹了口气,挫败的皱了皱眉,认命的说道。


“想问什么就问吧。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蓝曦臣与蓝忘机、魏无羡三人交换了下眼神,魏无羡便开口问道。


“先前是阴虎符?”


“是。”


“它在你体内?”


“是。”孟瑶环视了三人一眼,复又说道:“我也是刚才确定,原本只是猜测,没想到却中了。”



   孟瑶一脸严肃的低悬下眼,他最不愿的猜测,却偏偏应验了。蓝曦臣起身走到孟瑶身边坐下,伸手握了握他置于腿上的右手,给了孟瑶一个鼓励的眼神。


   孟瑶收回与蓝曦臣对视的眼神,看了看蓝曦臣依旧置于他手上的大手,继续道。


“我重生之后,总觉得遗忘了些什么。一直隐觉不妥,却总寻不出那里不一样。”


   孟瑶眼里闪过一丝迷茫,而后便毫无焦距般看着眼前的桌案。


“当日,以我一已之力根本无法镇压练化的聂明玦,我只得将灵魂献祭给阴虎符,我本就做好永不超生的打算。只是```”


   孟瑶陷入沉思,没有说出自己的猜测与担忧。


   只是,不知道薛洋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复活了他。


   那么,他体内有阴虎符,薛洋一开始就应该知晓,以他的能力,想要阴虎符虽不容易,但也不是没有办法。然而他却将自己送到蓝曦臣了身边。


   一开始说想要阴虎符而推动这一切发展的薛洋为何要绕这么大一个圈,为何要多此一举,他明明没有多少时间。


   算算日子,晓星辰的碎魂早应该聚齐。薛洋却没急着来取阴虎符,他到底在谋划些什么。


   孟瑶越想越觉得不安,双手不自觉的就因担忧而握紧。蓝曦臣再次拍拍孟瑶的手背,压低着嗓音问孟瑶。



“你可想过接下来的事?”

 

 


君子 正衣冠(十四)

1、重生文,正文以回忆开头,内容接原著,角色纯属个人揣摩,因为想给这对CP一些不一样的感觉,性情与原著有差别,如有ooc嫌疑,望包涵。

2、文章铺垫较多,剧情、人物因个人喜好而写,文笔不佳,不喜勿喷。
抱拳!有礼!




“你怎么出来了?”



   魏无羡责备的声音在蓝曦臣身后传来。他在静室找不到蓝曦臣就想着往寒室这边看看,没想到真能在这里看到他,这个作死的人,蚀骨剜心一连痛了两天竟还有力气到处跑。


   他急步上前,便见蓝曦臣像是推了谁一下,转身奔向他一只手死死的拽着魏无羡的手臂,一手捂着嘴,红色的血液从指缝间涌出。


“别让他看见。”


   蓝曦臣艰难的说出几个字,抓着魏无羡手臂,他用尽全力拉开了与孟瑶的距离,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魏无羡这才看到孟瑶,刚被蓝曦臣挡着他根本没看到还有一个人。


   真是个痴情的主儿,自己都这样了,还不放心他?


   魏无羡深叹了口气,伸手扶着有些不稳的蓝曦臣。


   就见孟瑶绷着脸追了上来。瞒得了个P,他在心中咒骂,这一个两个的真是执拗。



“他这是怎么了?”孟瑶冲到两人面前,蓝曦臣背对着他,根本没有要告诉他的打算,他只能转而看向魏无羡问道。

 

   魏无羡扯扯嘴角欲言又止,蓝大哥此刻正狠狠的握着他的手臂,他一脸痛苦为难的看着蓝曦臣。


   好痛啊,大哥,你再这样握下去,我手臂都得折了啊。


   孟瑶实在受不了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他伸手去拽蓝曦臣却被他甩开。


   蓝曦臣想再度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没走几步便往地上栽了下去。


   众人皆惊呼一声,冲上前去扶他。魏无羡离得近,将蓝曦臣下坠的身体倚靠在自己身上固定。

 


   孟瑶追至他们身边,就见蓝曦臣嘴角手上满是鲜血,此时已经意识模糊的倒在魏无羡身上。


“是谁伤了他?”


   孟瑶面露狠戾,伸手去探蓝曦臣的脉搏,发现他体内灵气紊乱而衰弱。

“你真想知道?”


   魏无羡直勾勾的看着孟瑶,这个人,大哥对于他来说很重要,他担心大哥这点毋庸置疑,只是他的担心是出于什么感情?他能否清醒的看清大哥的心思,能否回应大哥的期盼。



   他想替大哥去赌一赌,不然再这样模棱两可、互相猜测下去,他真怕这二人会两败俱伤,就此错过。


   孟瑶是何等心思细腻聪慧的人,魏无羡这样一问,他便觉事情不单是他想的那么简单,他收回投注在蓝曦臣身上的视线,表情严肃的看着魏无羡。



“你的病还没有发作,就一点也不好奇?”


   孟瑶闻言惊得瞪大了双眼,他猛的扯开蓝曦臣的衣服露出他结实的胸膛,那上面相同的位置有个与他一般无二的咒印,血线已经蔓延至蓝曦臣的胸口。


“你对他做了什么?”


   孟瑶惊呼,难道··难道···他不敢往下想。


“是大哥的意思,你不让他给你输灵力,他怕再这样下去会危急你的性命,就让我施了转生咒,他甘愿替你承受所有加注在你身上的痛苦,只是这受咒者所承担的疼痛远要比原来的人多上一倍。”


   魏无羡平静的陈述着事实,孟瑶脑袋嗡的一声被炸得跌坐在地,盯着蓝曦臣胸口的咒印,恨不能伸手给摸个干净。


“那种痛你最能体会,只叹他前些日子天天给你输送灵力,受戒鞭的伤又未好,身体本就很弱。这两日忍着痛躲在静室,怕你看了担心,不敢到寒室来,只是今日他···”


   魏无羡还来不及说出自己的猜测,一直站在身边的云沨终是忍不住开口。


“宗主担心咒术有纰漏,怕他出事,无论我们说什么都不肯信,非要自己硬挺着悄悄过来看过才放心。”


   云沨看了眼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孟瑶,咬牙皱眉。宗主小心翼翼的护着这个人,为他做到这个份上,他却只会惹宗主不快,天天气他。自他来云深不知处后,就没见宗主的眉头舒展过。


   宗主本是性情温润柔和的人,为了他强硬的与仙门百家斡旋,与蓝先生争辩,只要一遇到他的问题,宗主强势固执的就像是变了个人。


“宗主并不想让你知道他为你做了多少,只是希望你能信他而已。孟公子,你的心就真是石头做的吗?”


   云沨痛心疾首的问,孟瑶却仿佛根本没有听进云沨的话,只是瞪着双眸看着蓝曦臣胸口的咒印。


   怎么办?怎么办?


   他在质问着自己,想要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奈何脑中一片混乱,他不想蓝曦臣有事,一点点都不允许。


“大哥已经为你做到这个份上,如若你还是不信他的决心,硬纠着过去不放,就真是辜负了。”

   魏无羡说完同云沨一起扶着蓝曦臣走向寒室,孟瑶已经知道真像,寒室也不再是蓝曦臣想回却不敢回的地方。



   孟瑶一个人坐在地上,他没有急着追上去,他要想办法救蓝曦臣,可现在他脑中一片混沌,伸出双手狠狠的拍打自己的头,想要自己清醒一些。


“孟瑶,别慌、别慌,快想想,你一定有办法救他,一定有办法···”


   头部传来的疼痛让孟瑶稍微清醒了一些。他努力的想着一切可能。


   他的病没有好,没有好,那么···


   他脑中一个念头闪过,猜测便在头脑中越来越清晰。


   他的病没有好,就必须要有药,孟无痕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也不可能不给他送药,那么孟无痕应该就在附近。


“孟无痕,孟无痕,你给我出来,孟无痕,我知道你在,给我出来···”


   孟瑶从地上蹦起来,用着所有的力气扯着嗓子喊着孟无痕的名字。


“孟雪··”


   孟瑶的世界此刻只剩下恐慌,孟无痕就是他现在唯一的稻草,他用力的吼着,声音已经变得嘶哑,他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他期盼着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孟无痕你快给我出来,快出来啊。”


“公子。”


   孟无痕一脸担忧的出现在孟瑶身后。


“无痕,药呢?”


   孟瑶二步并做一步冲到孟无痕身边,步伐踉跄跌冲撞进孟无痕怀里。孟无痕伸手接住孟瑶,表情复杂的看着他,孟瑶因恐慌而颤抖的双手紧扣着他身前的衣襟,有那么一瞬间,孟无痕甚至有种他快要落泪的错觉。


“发什么呆?快把药给我,快点。”


   孟瑶紧紧的扯紧孟无痕,迫切的催促着孟无痕赶紧将药拿出来。


   孟无痕伸手将手中的药递给孟瑶,还来不急说上一个字,孟瑶就已经不做任何停留的拿着药冲向寒室。


   因太过着急孟瑶被衣服绊倒在地,他紧紧的握着药丸的手狠狠的撞到石板上,擦得血肉模糊,他顾不得痛爬起身冲进寒室。


“药,药来了,快,快··你倒是吃啊,蓝曦臣。”


   孟瑶冲到蓝曦臣身边,颤抖着手将药丸往他嘴里送,却怎么也喂不进去,他急得眼眶发红。


   魏无羡见孟瑶已经急红了眼,手握着药喂了好几次都无法准确的送到蓝曦臣嘴里,就伸手夺过药,掰住蓝曦臣的下颌,助他吞了下去。



   孟瑶紧张的跪坐在床前,双手不自觉的扯着蓝曦臣的衣袖,一双眼紧紧盯着蓝曦臣的脸,像个雕像般一动不动。


   魏无羡站在一侧,见蓝曦臣的脸色缓和后,拍了拍孟瑶的肩膀。


“这次算是挺过去了。”见孟瑶仍是定着没动,不免叹息道:“重生不易,有什么事就说开吧,别再白白浪费时间。”


“为什么?”孟瑶抬头迎上魏无羡的目光。“你不是该恨我吗?”


“恨!我说过重生不易,现下只想好好的活着,不会让负面情绪左右我。”


   魏无羡转头表情严肃的看向床上的蓝曦臣。


“大哥调查过,当年很多事其实与你都没有关系,而且师姐的死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当年太多误会与巧合最终造成了令大家都痛苦不堪的结局,其实很多事情如果一开始便能好好说清,没有那么多误会,或许就不该是那样惨痛的结局。


“当年情势太过紧急,大哥一直在为他失手杀了你而自责,这么多年他虽闭关不出,却也命人暗中调查,他,是信你的。”


   魏无羡沉下眼看向孟瑶,想要再推他们一把。


“孟瑶,我不知道你这次回来是想要做什么 ,但大哥信你,我们就信你,你能不能也如他所愿去信他一回,他真的为你做过太多,改变太多。”


   孟瑶转头看着躺在床上的蓝曦臣,表情复杂而痛苦。魏无羡越过他接过云沨备来为蓝曦臣擦拭的水,向他递了个脸色示意他离开。


   云沨有些不乐意,站着不肯离开。魏无羡给了他一个交给我的眼神,就将他向殿门外推了一下。云沨有些气恼的将药箱放在孟瑶身侧的边桌上气鼓鼓的走了出去。



   魏无羡好笑的摇了摇头,又一个别扭的孩子,嘴里脸上明明都是责备,却还是会担心孟瑶。真是什么样的人带出来的孩子都能一个样。


“水和药我放在这里了,你给蓝大哥擦一擦吧。手上的伤也处理一下。”


“我再去想想办法,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试试看还有没有能减轻些反噬的方法。”



   魏无羡是什么时候走的,孟瑶其实一点也不知道。他就那样在蓝曦臣床边坐了很久之后才起身为他擦拭掉嘴角的血渍,退尽他的衣物,艰难的为他换了身清爽的衣服。


   不知过了多少个时辰,孟瑶一直瘫坐在床边,他没有去处理自己手上的伤口,就这样坐着直到双手被人握紧他才回过神。



   握住他双手的不是别人,是已经转醒的蓝曦臣,此刻他脸色依旧苍白,眉头也皱得很紧,黑色的双眸紧盯着孟瑶受伤的双手。


“你是不是疯了?命不要了?蓝家不要了?”


   孟瑶一脸憔悴,出口的声调嘶哑的不似是他自己的。


“我一个人,贱命一条,值得你做这些?”


   孟瑶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蓝曦臣握得更紧,他坐起身,一手握着孟瑶受伤的手掌,一手拿过边桌上的药箱小心翼翼的替他清理起伤口。


“别轻贱自己,也别妄自菲薄,你的命在我这儿很珍贵。”



   孟瑶闻言置于身侧的一只手狠狠的抓紧衣衫,紧咬着唇拼命的不让眼泪外泄。蓝曦臣没有抬头看他,擦拭完伤口就开始为他上药。



“我静默了十一年。一开始茫然、自责,天天把自己关在寒室里,为这正道、为这规矩,忍着不去想、逼着自己去遗忘,已经够了,再这样下去,我才真的是要疯了。”


   经过这几日的痛苦折磨,蓝曦臣突然想开了,他要将自己的想法都告诉孟瑶,他不想再隐瞒自己的感情,他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



“我知道你嚷着想去见那具骸骨自有你不得不见的理由。可是我不敢,我不敢赌,我怕,怕得要命,我怕你见了会更恨我。”



   孟瑶无声的叹气,蓝曦臣啊蓝曦臣,我若真能恨起你来,早提剑杀了你,何顾让你这般气我、囚着我。



“我知道这样囚着你并不能长久,以你的性子终有一日还是会见到,可我私心想着能托一日也是一日,这些日子以来,你虽不理我,可我有你这样陪在身边就很知足。那怕是自欺也好。”



  蓝曦臣一直低垂头,声音沙哑而低沉,他没有勇气去看孟瑶的表情。


“阿瑶,你这么聪明就应该知晓,出了这云深不知处有多少人等着要你的命。留下来不好吗?别去了好吗?”



   蓝曦臣祈求般的声音在身边响起,孟瑶却没出声只是目光灼灼的盯着蓝曦臣。


   他没法答应蓝曦臣,尤其是在这咒术之后,他必须去解开自己的疑问,这样或许才有救他的办法。



   沉默很久,久到孟瑶以为他不会再开口说话。


“如果你还是想去,就让忘机和无羡陪着你去,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蓝曦臣像是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松开孟瑶的手侧身躺回床上,背对着孟瑶痛苦的闭上墨黑的双眸。


   孟瑶起身为蓝曦臣掖紧被子,拿起脚边的药箱准备出去,蓝曦臣的声音却突的在身后响起。


“阿瑶,至少今晚留下可好?”



   蓝曦臣用尽了所有的勇气说出这句的话,他屏住呼吸竖起耳朵等待着孟瑶的回答。四周的空气静默得可怕,当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孟瑶在他的身后坐下,低低轻吟起清心音。


   蓝曦臣愁苦的扬起唇角,这或许是他与孟瑶最后的相处了吧。



过年了  啊啊啊啊啊啊  脱单了  中大奖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曦瑶jm们看这里这里这里  这里需要你们啊啊啊啊  找到这个微博  给赞上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https://m.weibo.cn/6616210484/4437034011469602

在我的记忆中,除了邪恶,就只剩你了

一句妈  瞬间泪崩

世界最深的爱  就是母爱

君子 正衣冠(十三)

1、重生文,正文以回忆开头,内容接原著,角色纯属个人揣摩,因为想给这对CP一些不一样的感觉,性情与原著有差别,如有ooc嫌疑,望包涵。

2、文章铺垫较多,剧情、人物因个人喜好而写,文笔不佳,不喜勿喷。
抱拳!有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睡得朦胧间孟瑶感觉自己似是被人抱起,他骤然惊醒挣扎着想从那人的怀里挣脱下来,却听那人隐忍着暗抽了口气。


   孟瑶抬头就见蓝曦臣咬紧着下颌,冷汗正从他额头往外冒,似是牵扯到背部的伤了。孟瑶不敢再动,维持被蓝曦臣抱着的姿势僵住。然而他一个大男人就这样被蓝曦臣像抱个女人般抱在怀里就感觉屈辱,略不快的握紧手。



“你这是做什么?”


“软榻太硬,劝你又不肯听,我只是想抱你去内室睡。”


   蓝曦臣忍着背部撕裂的疼痛抱着孟瑶走向内室。


“放我下来,我有脚。”


   孟瑶见蓝曦臣苍白着脸,于心不忍却又不肯表露对他的担心。



   蓝曦臣却未依言将他放下,仍是固执的抱着孟瑶走进内室,他怕就此放下孟瑶他又会想要回到外室的软榻上,他不想为这些无谓的事再弄得两人之间剑拔弩张。


   蓝曦臣将孟瑶放到床上,居高临下看着他淡淡说道。


“阿瑶盘腿,我给你输送灵力。”


   孟瑶闻言侧过身背对着蓝曦臣躺在床上,快速的扯过被子将自己裹紧。竖着耳朵听到身后传来衣服悉索声音,感觉是蓝曦臣要上手捞他,严着声音警告。


“你别动我,否则我现在就出去。”


   蓝曦臣的手在距孟瑶一寸的地方停下,输送灵力很危险,如果孟瑶不配合他根本不可能强来。蓝曦臣见孟瑶应该还在为先前的事生气,也不敢再硬逼他只得退回身体。


“你若出去我便也出去。”



   孟瑶以为蓝曦臣又要回到软榻上休息,心急的闷着威胁道同时身体向床的里边挪了挪,将床的大半让了出来,却依旧背对着蓝曦臣。等了很久他感觉身后的床陷了下去,知是蓝曦臣在他身边躺下才放下心。




   之后,孟瑶就开始矛盾而烦闷起来,郁结的拉高被子捂着头。他拗不过蓝曦臣又无法做到不去担心他,明明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瓜葛却越来越牵扯不清。

 


   蓝曦臣能清晰的感受到孟瑶的烦躁,经过前两日他本以为和孟瑶之间会有所缓和,却不知他今天又怎会突然提及离开一事。他平躺在床上,双手自然的交握在胸前,睁着双眸均匀着呼吸却怎么也睡不着。良久感觉孟瑶在身侧起身,蓝曦臣闭上眼假睡。



   孟瑶实在是睡不着,他静声听到蓝曦臣的呼吸平稳似是熟睡,就坐起身幽怨的看着他。


   自重逢以来总是别扭争锋的时候多,他未曾有机会这样安静的看过蓝曦臣。岁月真是不公平,它没能在蓝曦臣身上留下半点流逝的痕迹,他一如当年俊逸温雅、眉眼如画。



   他是世家公子榜首之人,是他曾仰望敬重的人,他从不想将他牵扯进自己黑暗龌龊的世界,他恨不能把自己所有最好的一面给他,他自欺过,终还是被人狠狠的敲醒。



   孟瑶缩紧身体环臂抱紧双腿,眼神一刻不离的停留在蓝曦臣的脸上,白日里他从未这样盯着他看过,他不敢,怕在那张熟悉的脸上看到失望和凶狠。


“蓝曦臣,我们早已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要怎么做你才肯松手?”


   孟瑶拇指摩挲着食指指甲盖儿挣扎良久,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扯住蓝曦臣舒展的衣袖紧紧的拽住,紧到手指发痛却不舍得松手,就这样一直坐到天亮。



“阿瑶!”


   孟瑶就这样同蓝曦臣对峙着,这是他重逢以来第一次见蓝曦臣如此生气,然而他却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



“你在想些什么?你什么事都不肯告诉我,又不肯让我给你输送灵力,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你去死?”


   蓝曦臣上前一步捉住孟瑶的手腕,拉近彼此的距离,即恼怒又担心却不能发作,只得咬着牙忍着怒气。


“你放了我便是,我自己的死活自己负责。”


   孟瑶仰头毫不退缩的与蓝曦臣对视,他逼着蓝曦臣与自己划清界线。



“阿瑶。”蓝曦臣惊呼,眼中心中满是痛楚,他松开孟瑶的手气得转身甩下衣袖,指骨握得声声作响,他是真的生气了,气孟瑶不信他,气孟瑶总是拒绝他,总是想推开他。


“你就不能信我一回。”蓝曦臣咬着牙平复心底的怒气,声音低沉而隐忍。


   孟瑶沉默,明明不肯信的是他蓝曦臣。他难道不是一直在担心他在谋划什么坏事才囚着他吗。


“你又何曾信过我。”


   孟瑶责备的看着蓝曦臣的背影,有丝幽怨的说。



   蓝曦臣听到孟瑶的质问,气恼的转身捉住孟瑶恨不能摇醒他。



“我若不信你,何故要做这些?我留下你```”蓝曦臣倏的收声,气恼的收住即将出口的话,他做了这么多孟瑶竟都无法感受到他的心意,蓝曦臣负气的不肯表明自己的心意,还不到说的时候,至少不该是在这样的情景下。


“你就不能试着再信我一次,我会跟你站在一起,我会护着你。”


   蓝曦臣颓败的压低嗓音,期盼的眼神似是要看进孟瑶心里。他盼着孟瑶能信他,那怕就一次。


“蓝曦臣你不只是你,我却只是我,我们之间相隔太远。”



   蓝曦臣的坚定与执着孟瑶不是感受不到,他的付出他不是看不到,这也正是他这些日子来纠结烦闷的原因。他不是不愿信他,只是他有蓝家,有他的正道要守,而他早已被定为十恶不赦的人,他俩早已被推到了世俗的对立面,他即怕蓝曦臣对他的好是自己的误会,更怕成为他的拖累。



“能有多远?比你就在我身边,却不肯信我更远。”


   蓝曦臣痛心疾首的问,而孟瑶却只能把这一切当作是他的自责与愧疚在作祟,否则他无法说服自己已然动摇的心。


“够了蓝曦臣,你不必感到愧疚,也无须自责,我虽怨过你,恨过你,但已经够了,你不必再为此做到这个份上。”


“去他的愧疚,去他的自责。孟瑶,我蓝曦臣不会为了愧疚、自责而做这些。”


   孟瑶感觉蓝曦臣似是想要撕裂他般气得全身都在颤抖,握住他手臂的手青筋暴露,幽深的黑眸里有风暴在狂掠。就在孟瑶以为蓝曦臣真的会撕裂他的时候,他却放开他带着满溢的怒气离去。



   孟瑶深深的吸了口气跌坐在地上,蓝曦臣狂暴的怒气吓得他连呼吸都忘记了。他四肢无力的抬头看着蓝曦臣远去的背影,他后背白色的衣衫早已经被血染红。



   颤抖着手抚上胸口,孟瑶痛楚的紧闭起双眼,他背上的红刺得他双目生痛。无力的仰起头半睁开眼,双目泛红微启的薄唇颤抖,他压仰着不让情绪扩散。



“不好。”


   魏无羡见蓝曦臣盛怒而来,吓得躲到蓝忘机身后。


“兄长。”


   蓝忘机站在二人之间,不知发生了何事,大哥这般恼怒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借他一会儿。放心,我只是找他问点事。”


   说罢蓝曦臣转身走向远处静待魏无羡。魏无羡也感到莫名,只得向蓝忘机点了下头走向蓝曦臣。


   蓝忘机不是好奇,只是有些担心就想听听大哥与魏无羡说了些什么,却发现大哥在他们之间设下了结界。


   他只能从魏无羡忽而震惊、忽而摇头、忽而沉默、面色凝重的脸上看出大哥必定是让去做一件让他甚是为难的事情。


   但最终他好似还是被大哥说服了,因为他看到大哥原本拧紧的眉已经舒展,面色平静的向魏无羡施了礼,向他点了下头步伐沉重而坚定的离开。


   魏无羡站在原地,握住陈情的手因过度用力而泛白。蓝忘机走上前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关心的看着他。


   魏无羡抬起头苦恼的笑看着蓝忘机。


“我好像药下猛了些,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搞得更紧张了。”


“不必自责。”


   蓝忘机轻握住魏无羡执着陈情的手让他放松。


“他们都太固执了,明明为对方想了那么多,却都不肯明说,任由误会深种,小心翼翼试探,还未得到答案就退缩。”


“大哥交待的事让你为难了。”


   蓝忘机没有疑问,而是肯定般的诉说安抚着魏无羡。


“你听到了?”


   魏无羡惊讶的看向他。


“没有。”


   魏无羡吓得一身冷汗,蓝曦臣可说过要保密。


“我得想想,二哥哥,不管我做了什么都不会伤害大哥的,你相```”


“我信。”



   蓝忘机肯定而鼓励的眼神让魏无羡有了底气,他认真思索着蓝曦臣的话,目前看来他只能照办,可他却不能任由事情这样发展下去。只要忘机相信他,他便不再忌讳大胆的谋划,总得帮帮那两个死脑筋的人,否则看得他胃痛。

 





第一次见过上第四哎,你们见过没